《简·爱》分章简介

《简·爱》分章简介

第一章:简爱被送到盖茨海德庄园的舅母里德太太家抚养,里德先生临死前曾嘱咐妻子好好照顾简爱。可简爱在里德太太家的地位,连使女都不如,过了10年受尽歧视和虐待的生活,受尽了表兄表姊妹的欺侮。一次,简爱在阳台上看书,被约翰表哥发现,示意她到其跟前,并给了她一拳,简爱解释,却被他叫到门口去,用书砸了过来,磕破头流血,简反抗,却引来了里德舅妈,简被舅妈关进了红房子。

第二章:简爱在被送到红房子的过程中一路反抗,却遭到使女的谴责,她的舅舅里德先生是在红房子中去世的,已经有九年。简爱觉得十分不公平,肉体上的痛苦和心灵上的屈辱和恐惧,使她大叫着,不停摇晃门锁,引来了女仆和舅妈。可舅妈依旧把她关在房子里,并觉得她十分讨厌,简爱伤心到了极点不久,简就晕过去了。

第三章:药剂师劳埃德先生的到来,让处在不安恐惧中的简爱心里感到说不出的宽慰。劳埃德先生第二天上午又来了,并询问了简的病情,两人交流了一会劳埃德先生向里德太太提议把她送进学校。从贝茜和阿博特的对话中,简•爱得知,自己的父亲是个穷牧师,当她还在幼年时,父母就染病双双去世。使女贝茜觉得简爱可怜,可另一个使女阿博特却不这么觉得。

第四章:简爱继续和表兄约翰针锋相对,舅母把她视作眼中钉,并把她和自己的孩子隔离开来。简与舅母的对抗也更加公开和坚决,一次简爱对里德舅妈说里德舅舅会帮她报仇的被舅妈扇了一巴掌,因此里德太太加快了送简爱去学校的脚步。她让简和勃洛克赫斯特先生见面,希望把简爱送进孤儿院,并说简是个爱撒谎的孩子,请求老师对她严格要求。先生走后,简感到愤怒并指责了里德太太,说她是一个坏女人,并请求她早点送其去学校。

第五章:简终于离开了盖茨海德府,怀着好奇与兴奋来到洛伍德孤儿院。这里教规严厉,生活艰苦,院长是个冷酷的伪君子。他用种种办法从精神和肉体上摧残孤儿。简吃不饱、穿不暖,继续受尽非人的折磨。简刚来时候因为疲倦而沉沉睡下,第二天一早便分班,先是上了一小时的课,接着便去吃早饭,但早饭实在难以下咽,接着上课,到了中午的时候学监谭波儿小姐给大家添了一份面包加干酪。简爱看到了学校石匾上的文字,遇到一个姑娘,并向她简单地了解了洛伍德,之后便风平浪静的度过了一天。

第六章:来到洛伍德的第二天,天气非常冷,罐子里的水也结起了冰,因而没有洗脸。简被编入第四班,给布置了正规任务和作业。英国历史课上海伦被安排在全班首位,可是由于某些发音错误及对句号的忽视,她突然被降到末尾去了,引起简注意。海伦因指甲没洗而被斯凯契尔德小姐用一束扎好的木条打了脖子。晚餐后海伦在壁炉旁读《拉塞拉斯》,简为海伦感到不平,就与她交谈。两人成为朋友,海伦觉得忍耐是做人基准。从海伦的话语中简得知教师谭波尔小姐是个善良的人。
第七章:简在洛伍德呆了一个季度,天气严寒,孩子们因学校的恶劣条件而受冻挨饿。简到罗沃德三星期时勃洛克赫斯特来访,对谭波尔小姐给女孩儿们吃面包加干酪表示不满。理由是“培养这些姑娘,不是打算让她们养成娇奢纵欲的习惯,而是使她们刻苦耐劳,善于忍耐,严于克己”。并命令把茱莉亚的天生卷发剪掉。简不小心将石板掉在地上,勃洛克赫斯特让她站在教室中央的凳子上,说她是个爱撒谎的小孩,罚她站半个小时,并且不允许大家跟她说话。而海伦的微笑给了简力量。
 第八章:伤心的简爱到学校下课时才从凳子上下来,悲愤不已,扑倒在地大哭。海伦给她端来咖啡和面包并开导她,简渐渐平静。谭波尔小姐邀请她们到自己的房间,简向谭波尔小姐叙述了自己悲惨的童年,提到劳埃德药剂师。谭波尔决定写信向劳埃德确认,并肯定了简的清白。后谭波尔又叫巴巴拉从管家巴登太太取了一点儿烤面包,并拿出自己的果子饼她们。谭波尔小姐与海伦谈古论今,使简爱佩服不已。一周后谭波尔小姐收到回信后帮简爱洗清一切罪名,简决心要重新开始,刻苦努力。

第九章:罗沃德所在的林间山谷,是大雾的摇篮,是雾气诱发的病疫的滋生地。四月,在孤儿院里一场传染性的斑疹伤寒,夺走了许多孤儿的生命,布罗克赫斯特先生和他的家人现在已从不靠近罗沃德,管家也己逃之夭夭,生怕受到传染。海伦得了肺病,谭波尔让她住在自己房里。简得知海伦快死了,偷偷潜入,与海伦相拥而眠。第二天海伦死了,这对简•爱打击很大。海伦的坟在布罗克尔桥墓地,标出这个地方的大理石上刻着她的名字和用拉丁文写的“复活”。
第十章:斑疹伤寒使洛伍德的恶劣生活条件披露于大众,勃洛克赫斯特脸面大失,人们愤慨,纷纷捐款,使孤儿院有了大规模的改善,改成了一所真正的慈善机构。简爱在新的环境下接受了六年的教育,并在这所学校任教两年。谭波尔结婚后随牧师丈夫去了遥远的郡。由于她的离开,简厌倦了孤儿院里的生活,在《先驱报》登广告谋求家庭教师的职业。桑菲尔德庄园的女管家菲尔法克斯太太聘用了她。临走之前,贝茜来看望她,告诉了她已同马车夫罗伯特•利文结婚并生子,还有关于里德家的一些事。第二天简踏上了去桑菲尔德的路。

第十一章:简在旅店等人来接。马车夫约翰将简从米尔科特带来到桑菲尔德。简误以为费尔法克斯太太是桑菲尔德的主人,第二天得知她只是这的女管家,主人是罗切斯特先生。偌大的宅第只有一个不到10岁的女孩阿黛尔·瓦朗,她的母亲去世了,罗切斯特先生是她的保护人,她是简爱的学生,照顾阿黛尔黛拉拉的是索菲。那里的一切很庄严和气派。简和费尔法克斯太太参观桑菲尔德时,她听见了一阵刺耳古怪的笑声,费尔法克斯太太告诉她那是女仆格雷斯。

第十二章:简很快熟悉了桑菲尔德的生活。第二年一月的某个下午(冬日的黄昏),阿黛尔因感冒请假。简爱感到无聊,外出帮费尔法克斯太太送信去干草村,途中遇到一个在薄冰上摔下马的男人,简执意要帮助男人,男人询问了简的身份,让简帮其上马后,与派洛特(狗)离去。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回到家后简爱才知道他便是庄园主罗切斯特。外科医生卡特来医治罗切斯特。

第十三章:第二天阿黛尔很不容易教,不专心,处处找借口去寻找罗切斯特先生,想知道罗切斯特给她带了什么礼物。到下午罗切斯特先生有空时,简便让她下楼去找罗切斯特。罗切斯特先生要求见简爱,他与简爱面对面交流,了解简爱的过去,让简弹了下钢琴,并对简爱的画做出评价。晚上九点时罗切斯特让简带阿黛尔去睡觉,费尔法克斯太太向简说了罗切斯特先生的一些身世——罗切斯特的父亲因为爱钱不愿分割财产,把所有财产给了罗切斯特的哥哥罗兰特,又不愿罗切斯特受穷,采取了不合理的方法,使罗切斯特陷入痛苦的境地。

第十四章:一天罗切斯特传简和阿黛尔下楼,阿黛尔终于拿到了她的礼物。罗切斯特令费尔法克斯太太带走阿黛尔,并主动邀请简爱再次交谈,他认为在桑菲尔德只有简爱才有资格和他进行交谈。他和简•爱经常为某种思想辩论不休,简爱的才情让罗切斯特折服。她发现她的主人是个性格忧郁、喜怒无常的人,对她的态度时好时坏。整幢房子沉郁空旷。

第十五章:在日后某个场合,罗切斯特告诉简,他曾倾于塞丽娜·瓦朗,阿黛尔的妈妈。听其穷困潦倒便将阿黛尔领养。夜里两点,简爱简被一阵奇怪的笑声惊醒,发现罗切斯特的房门开着,床上着了火,她用水罐扑灭火并叫醒罗切斯特。罗切斯特去查明情况,回来后告诉简爱,是三楼住着一个女栽缝格雷斯·普尔,她神经错乱,时常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声,并要她对此事严守秘密。

第十六章:当罗切斯特的房间着火之后,大家都因为罗切斯特(他)没有被烧死而庆幸。简因怀疑昨晚门外传来的笑声,试探格雷斯·普尔,没有结果。简爱在和菲尔费克斯太太谈话中得知了罗切斯特先生要出远门到里斯,去埃希敦先生家里。简又从谈话中得知,那儿有一位漂亮的英格拉姆小姐,与罗切斯特关系密切,便询问有关英格拉姆小姐的情况。之后对自己的内心进行了审视,并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画了英格拉姆小姐和自己的画像,以告诫自己不要想太多。

第十七章:大约两周后,罗切斯特写信给菲尔费克斯太太,说三天后回来,要带很多绅士淑女。罗切斯特回来后经常举行家宴,桑费尔德庄园上上下下开始忙碌起来。在宴会上,罗切斯特坚持要简爱也到客厅里去,简知道了这些绅士小姐的名字,但是客人们对简爱的态度十分傲慢,简受到布兰奇母女的冷遇和讽刺。后来罗切斯特向英格拉姆小姐大献殷勤。她忍受屈辱,默默地离开客厅。罗切斯特跟了出来,此时他已爱上简,而简也感觉到自己对罗切斯特产生感情。

第十八章: 罗切斯特与客人们玩了“猜字谜游戏”,而简爱则坐在角落的老座位,思考着罗切斯特与英格拉姆小姐之间的爱情。一天,罗切斯特外出了米尔科特,庄园里来了个名叫梅森的陌生人要找罗切斯特。后又来了一个蒙着盖头的吉卜赛人,要给庄园里的人算命。而这吉普赛人却替了三个要求:不到“俗人”面前,要在小屋里算;不接见先生;不接见太太。英格拉姆先去了,接着玛丽、艾米、路易莎也去了。算完她们后,吉普赛人提出要给所有小姐算完才走,简爱便也前去算命。

第十九章:当轮到给简爱算命时,面对一连串的发问,简爱表现得从容而镇定、应答如流,没有陷入罗切斯特为此精心设计的圈套。简爱看到火光下吉普赛人的手有着与罗切斯特相同的戒指,明白这个神秘的吉卜赛人就是罗切斯特,他想借此试探简对他的感情。简又告诉罗切斯特关于梅森的到来,罗切斯特受到了打击。罗切斯特对简爱发出一连串疑问后,让简爱悄悄走到梅森先生面前请他过来,后给梅森安排了房间。

第二十章:当晚,梅森被三楼的神秘女人咬伤了,众人听到了梅森的叫声,罗切斯特解释是一个仆人做噩梦,便将众宾客请回房间。而简却留了下来,罗切斯特便让简爱拿着海绵和嗅盐到三楼的一件小房间里照顾梅森,而自己去找来了医生卡特。简爱强忍着恐惧,照顾梅森直至黎明。医生来后,罗切斯特让梅森服用写兴奋剂以便于把他送上马车。罗切斯特嘱咐卡特照顾好梅森,并声称过一两天便前去探望。送走梅森后,罗切斯特在凉亭中对简陈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第二十一章:不久,盖茨海德府的车夫罗伯特来找简,说里德太太病危要见简一面,并告诉简她的表哥约翰自杀了。简向罗切斯特请假要回去,并且希望罗切斯特在结婚之前,把阿黛尔送去学校,和让自己另找工作。回到盖茨海德中,简看望了躺在病床上的里德太太。过了十多天,里德太太给她一封信,这封信是三年前简的叔父寄来的,向她打听侄女的消息,想收简为养女,并把自己的遗产交给简爱。里德太太谎称简在孤儿院病死了,直到临终前才良心发现把真相告诉简爱,当晚里德太太去世了。

第二十二章:本来罗切斯特先生只允许简爱离开一个星期,但是她却在盖茨海德府呆了一个月,她又陪同表姐呆了几天。后来表姐乔治安娜嫁给了一个风烛残年的有钱人,伊丽莎当了修女。简爱从盖茨海德府坐车回到桑菲尔德庄园,见到罗切斯特先生,她全身的每根神经都瘫痪了,刹那间她几乎完全失掉了自制。罗切斯特先生向简爱询问她在盖茨海德府的这一个月都在干什么,简爱就这样与他攀谈起来。最后,罗切斯特先生让简爱进去休息,在一个朋友家里歇歇那双疲倦了的小脚,简爱默默地服从他。简爱回到桑费尔德的感觉就像回到家一样,既开心又激动。人们都在猜测罗切斯特会向英格拉姆小姐求婚。

第二十三章:简爱在花园里散步,遇到罗切斯特。罗切斯特和她聊天,并向她求婚。简刚开始误以为罗切斯特要和英格拉姆小姐结婚,没有答应。后经过罗切斯特的一番解释,答应了罗切斯特的求婚。两人的对话过程中,简爱说了这么几句有深刻意义的话:“你以为我穷、低微、不美、矮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我现在不是凭着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凭着肉体凡胎跟你说话,而是我的心灵在跟你的心灵说话,就好像我们都已离开人世,两人平等地一同站在上帝跟前——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平等的!”第二天,简爱得知果园尽头那棵大七叶树昨夜遭了雷击,被劈掉了一半。

第二十四章:罗切斯特与简爱筹备婚礼。罗切斯特给简爱取了一个新名字——简·罗切斯特,简爱对此感到不能接受。并且罗切斯特决定将历代桑菲尔德女主人的传家宝中的一部分从银行里拿出来,给简爱。罗切斯特决定四个星期后结婚,婚后带简爱去旅游。罗切斯特带简爱到丝绸店买了几件衣服。罗切斯特很宠简爱,简爱视罗切斯特为她的整个世界,他是简爱的偶像。不过菲尔法克斯太太希望简能好好地保护自己。

第二十五章:婚礼前夜,简爱梦到桑菲尔德府变成了一片废墟,自己抱着一个小孩。后简爱从梦中惊醒,看到一个身材高大、面目可憎的女人正在戴她的婚纱,然后把婚纱的面罩撕成碎片,后又把蜡烛伸到简面前吹灭,简吓晕了。第二天当简醒来,以为自己在做梦时,却发现婚纱的面罩真的成了碎片,她将这件事告诉罗切斯特。罗切斯特对简爱解释说这件事是格雷斯·普尔做的。

第二十六章:婚礼如期举行,一位律师和梅森闯进了教堂。律师声称婚礼不能进行,他说罗切斯特15年前娶梅森先生的妹妹伯莎·梅森为妻。罗切斯特承认了这一事实,并领人们到桑菲尔德庄园看被关在三楼的疯女人,那就是他的合法妻子。疯女人又跳又叫,还张口咬人。罗切斯特与之搏斗,最后好不容易制服了她。律师告诉简爱是她的叔叔委托自己来找简爱的,简爱的叔叔得了肺病,现在已经不能下床了,他恳求梅森阻止这桩婚事骗局。简独自回到房间,陷入沉思。

第二十七章:傍晚,简走出房门,发现罗切斯特坐在门口。罗切斯特向简爱解释了事情的一切。伯莎·梅森有遗传性精神病史,而罗切斯特本人在婚前对此毫不知情,他也是这桩不幸家族婚姻之中的受害者。就是伯莎•梅森在罗彻斯特的房间放火,也是她撕碎简婚纱的面罩。格雷斯·普尔是罗切斯特从疯人院请来照顾伯莎·梅森的护士。简爱意识到自己在婚姻问题上受到了欺骗,法律阻碍了他们的爱情,使两人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一心追求平等自由爱情的她决定离开桑菲尔德,离开罗切斯特。

第二十八章:在一个凄风苦雨之夜,简·爱悲痛欲绝地离开了桑费尔德庄园。简乘坐马车来到了惠特劳克斯,她把自己的包裹落在了马车口袋里。她把仅有的积蓄花光后风餐露宿,沿途乞讨,历尽磨难。女店主拒绝给她一丁点面包。她路过一个农舍,主人施舍给她了一点粥。最后她走到沼泽山庄,请求借宿一晚,被女仆汉娜拒绝后晕倒在门前。被恰好回家的主人圣约翰和他的两个妹妹救了。她吃了一点面包,喝了一点牛奶后恢复了一些体力。被仆人扶上楼休息。

第二十九章:简爱睡了三天三夜,终于清醒了过来,在圣约翰家人的照料下,渐渐恢复体力。并从女仆汉娜那里了解到圣约翰是这个教区的牧师,也是沼泽山庄的主人。简爱被圣约翰收留,他们谈及结婚这个话题,勾起了简爱痛苦的回忆。简爱向圣约翰、黛安娜、玛丽三人大概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及遭遇,只是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姓名。她化名简艾略特,但却因不适应这个新名字而露出破绽,被圣约翰察觉。简爱向圣约翰三人坦言那不是自己的真名,并表露出自己渴望得到一份工作的愿望。

第三十章:圣约翰打算让简爱到莫尔顿奥利弗小姐办的乡村学校当教师,简爱同意了。圣约翰知道了自己的舅舅去世的消息,但他的舅舅将所有财产留给了另一个亲戚。黛安娜向简爱说明了他们的舅舅早年和他们的父亲合伙做生意,结果破产导致双方关系破裂。他临死前还是不肯把遗产留给圣约翰和他的妹妹。后来简离开沼泽居到莫尔顿去当乡村教师,黛安娜和玛丽动身去遥远的城市做家庭教师,圣约翰和女仆汉娜回到牧师住宅。

第三十一章:一座山村农舍成了简的家,她有二十名学生,其中能识字的只有三个,能写和算的一个也没有。有几个会编织,极少的几个稍会一点缝纫。简的责任就是要培育这种萌芽。学生们说话都带有浓浓口音,简与他们的正常交流有点困难。简想起罗切斯特,觉得自己离开的决定是对的,并对眼前的境况感到幸福满足。圣约翰•里弗斯给简爱送来了绘画工具,他问简对第一天的工作觉得怎样,会比预料的难吗。简告诉他自己的满足。他们正在谈事,突然奥利弗小姐来找圣约翰聊天,但圣约翰并不怎么理奥利弗小姐。圣约翰拒绝了奥利弗小姐要他今晚去看望她父亲的邀请。

第三十二章:某天,奥利弗小姐看到了简爱画的画,十分喜欢,简答应给她画画像。她对她父亲说了简爱的情况,并且带她父亲一起来看简爱。她又热情邀请简爱到自己家中。奥利弗小姐的父亲表达了对简爱的赞赏。简爱从奥利弗小姐和她父亲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有关于圣约翰的消息,她父亲表示对圣约翰家世人品的满意。之后圣约翰来看望简爱,简爱让圣约翰看奥利弗小姐的画像,并劝圣约翰娶奥利弗小姐。两人又聊起圣约翰的传教士计划,圣约翰不愿意放弃当传教士。圣约翰发现了一张白纸上写有简爱的名字,撕下纸片一角,匆匆离开。

第三十三章:第二天,圣约翰来找简爱,讲述了简爱的身世和经历,以及他所知道的有关于罗切斯特的消息。圣约翰从纸片上简爱的名字猜出了她的身份,简爱承认了。并告诉简爱她现在继承了她叔叔的两万英镑遗产。简爱并不是十分在意遗产的事,她感到高兴的是知道了圣约翰是自己的表兄,黛安娜、玛丽是自己的表姐。简爱思考以后,决定将两万英镑分成四份,和圣约翰、黛安娜、玛丽平分。圣约翰劝她再好好考虑,简爱很坚定。圣约翰表示愿意成为简爱的哥哥。

第三十四章:简爱打扫了沼泽山庄并准备美食,和圣约翰迎接了黛安娜、玛丽,四人欢快地聚在了一起。简爱十分享受这种家的感受,但圣约翰却渴望安静。在聚会上,圣约翰表示不会改变传教计划,简爱得知奥利弗小姐将要嫁给格兰比先生,心中为圣约翰感到可惜。圣约翰让简爱放弃德语改学印度斯坦语。某天简爱因得不到罗切斯特的消息而啜泣,圣约翰告诉简爱他想要去印度传教,认为简爱适合当一个传教士的妻子。因为他并没有真心爱简爱,所以简爱拒绝了圣约翰的求婚。

第三十五章:圣约翰从简爱身上看到了温顺、勤奋、无私、忠实、坚定、勇敢,认为她干起工作来既有能力,又机敏老练。圣约翰离家前一个晚上 ,他一再请求简爱为了宗教信仰而嫁给他,简爱告诉圣约翰自己一定要找到罗切斯特,圣约翰几乎放弃。第二天,圣约翰把手放在简爱头上,用宗教召唤,简爱对圣约翰也一直怀着感恩和崇敬的心,她几乎要答应圣约翰的求婚。这时,她冥冥之中听到了罗切斯特在远方的呼唤,简爱回答了一句:“你在哪儿呀?”并飞奔到花园里发现空无一人。

第三十六章:圣约翰去了剑桥,希望回来时能听到简明确的决定。而心灵有所感应的简爱赶回到桑菲尔德庄园,发现那座宅子已成废墟,得知疯女人伯莎·梅森放火后坠楼身亡,罗切斯特也被一根大梁砸掉了一只眼珠,另一只眼睛也跟着发炎,失去了视力,左手也被截肢了,由老约翰夫妇照顾。简爱立刻让旅店老板送自己到罗切斯特的住处,芬丁庄园。

第三十七章:简·爱来到芬丁庄园,帮忙送水,见到了罗切斯特先生。虽然罗切斯特已是残疾,但简依旧深深地爱着罗切斯特。为了使罗切斯特摆脱忧郁,她告诉罗切斯特有关她的表哥表姐以及圣约翰向她求婚的事,罗切斯特恢复了活力。简带给了罗切斯特生活的乐趣和希望。

第三十八章:简和罗切斯特结了婚,得到了自己理想的幸福生活。她写信告诉玛丽和黛安娜这件事,她们都祝福她。而小阿黛尔也在简的帮助下,去了一个制度比较宽松的学校。后来,黛安娜嫁给了一个英勇的海军上校,玛丽嫁给了一个牧师,她们都很

发表评论